这四个字,才是新冠最大后遗症
湖南省衡南县岐山国有林场 首页 劳务派遣 产品中心
  • 首页
  • 劳务派遣
  • 产品中心
  • 这四个字,才是新冠最大后遗症
    发布日期:2022-08-24 04:00    点击次数:130

    图片

    这两天听到了一个新词儿:

    历史无阳。

    图片

    什么意思?

    就是在疫情之中,没被感染过,核酸没有阳性过。

    如果“历史有阳”怎么办?

    前几天有一篇文章报道,有些有历史阳性记录的人,找不到工作,住不了店,只能流浪街头。

    图片

    图片

    火车站的洗手间,地下通道,都成了他们的栖身之地。

    如果说性别歧视、年龄歧视还有点遮遮掩掩,那么轮到“阳性歧视”,一切都变得理直气壮,又顺理成章:

    阳过就是不要!

    阳性歧视,正在迅速蔓延。

    图片

    图片

    阳性歧视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。

    疫情爆发初期,不少确诊病例因为“流调行程”被造谣。

    图片

    而且谣言的情节都十分相似,基本都是“造黄谣”:

    去外地感染的,那一定是出轨,会情人。

    在公厕感染的,那就是同性滥交。

    有心理医生接诊过一些被网暴的感染者,他们都说过:“死了算了”“活着没意思”这样的话。

    图片

    这些感染者一方面承受新冠的病痛,一方面又被网上铺天盖地的侮辱、诽谤折磨到窒息。

    很多人新冠医好了,心里的痛却再难根除。

    图片

    时间到了今年4月,上海疫情大爆发。

    阳性歧视换了面目:

    一位已经康复的阿姨从方舱回家,却遭到居民集体抵制。

    小区居民害怕她一如洪水猛兽。家就在咫尺,阿姨却只能在家周围徘徊。

    小区大门对于她来说仿佛天堑一样没法逾越。

    图片

    更不幸的是疫情里的工作人员。

    一名护士在抗疫中不幸感染新冠,在回家隔离时,却被村民辱骂,大家说她千里投毒。

    图片

    本应该得到爱和尊重的抗疫战士,最终却得到了这样的待遇,不禁让人心寒。

    图片

    还有一些志愿者,他们在危难之中向疫情城市伸出援手,到头来却被城市排斥在外。

    一位山东大哥,在上海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在方舱做志愿者。

    发放物资、收拾生活垃圾、帮医护人员打下手,一天工资800块。

    图片

    工作期间他感染新冠,两个月后治愈住院。

    上海解封后,大哥找工作处处碰壁,很多用工单位明确表示:

    做过志愿者的不要!

    进过方舱的不要!

    阳过的不要!

    就连酒店都拒绝他入住。

    在6月1日离开方舱后他无处可去。

    从青浦到松江,再从松江到浦东,已流浪了近一个月。

    图片

   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烂尾楼里栖身,又被保安发现,让他赶快收拾东西走人,再发现就报警。

    阳性歧视不仅仅发生在爆发过疫情的上海。

    网红博主“小妖怪”,之前在乌克兰留学,感染新冠又赶上战争, 北京汉德盛世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祸不单行。

    如今好不容易回国了,找了份教师工作,还因为曾感染新冠而被解雇。

    图片

    已经入职一段时间后,学校电话询问她是否曾经感染过新冠。

    本以为这只是学校的一次普通调查,结果在得到了曾经阳性的答复后,小妖怪被要求立刻离开学校。

    她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会因为这个原因被学校解雇。

    已经治好了,也有了绿码,做了五六十次核酸都是阴性。但还是很难证明自己已经没病了。

    图片

    更严重的是,阳性歧视不仅存在于就业中,就连进入公共场所都成问题了。

    某剧院就曾赤裸裸地把无阳写到了入场须知里。

    图片

    曾经阳性感染者连观个剧的资格都没有了。

    说到这,其实大家都不免心有戚戚。

    想想自己和他们的区别,或许只是多了点幸运。

    但是这种运气谁说得准能够保持多久呢?谁能保证下一个被歧视的人不是自己?

    图片

    为什么这么多人对曾经的感染者心怀芥蒂,用人单位也对他们唯恐避之不及?

    最大的原因就是害怕“复阳”。

    7月2日,山西阳泉市发现两个例复阳病例。

    一位曾在4月17日确诊阳性,4月28日康复出院。另一位4月22日入方舱,5月4日康复出院。

    图片

    整整隔了两个月,俩人都复阳了。

    当地免不了又是一顿兵荒马乱:看看这新冠这病毒有多可怕,治愈了人还能复发!

    今年4月11日,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胡必杰称,国内外的新冠核酸检测都有不同程度的复阳率。

    图片

    那么因为害怕“复阳”,产品中心单位拒用感染者就变得合理了吗?

    其实央媒早就发布过报道:国内外的研究都证明,虽然治愈者会复阳,但是复阳者并没有传染性。

    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局长曾表示,“实践研究证明,在恢复期的患者,Ct值≥35时,样本中是分离不出活病毒的,这意味着这样一些患者已经不具有传染性了。”

    图片

    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、中山医院感染病科主任胡必杰也指出:“我们发现这些冠以复阳或复发的新冠康复者,并没有引起周围人群的感染或传染。”

    在11日举行的上海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,就有康复阳性感染者在求职过程中因被歧视找不到工作的情况,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回应:

    上海市各部门、各单位都应该按照法律法规相关要求,一视同仁地对待新冠阳性康复者,不得歧视。

    图片

    之前的某剧院也就“拒绝已治愈的阳性病人观剧”连夜道歉。

    但是令人担忧的是,官方的科普目前还没消融社会目光的“歧视”。

    图片

    论道理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》早就明确规定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传染病病人、病原携带者和疑似传染病病人。

    图片

    但是实际上,采用“阳性歧视”标准的用工企业,并非一两家,而是成了普遍性的行业标准。

    大家并不在乎“复阳”者到底传不传染,他们只在乎自己是不是会被隔离。

    而一些企业“阳性歧视”背后的逻辑大家也不难知道,万一雇佣者复阳,本来就已经元气大伤的企业又会经历什么?

    图片

    生产企业要停工停产,每天眼见着亏损。

    服务型行业不仅自家生意停摆,还要牵扯一波进店的顾客。

    一家餐厅老板就表达过自己的顾虑:招聘了一位治愈的感染者,如果两个月后,员工复阳了,会马上封店,全体员工跟着隔离。

    店开不了,房租照交,一天不开了,赔一天的钱。

    刚刚复工,屁股都还没坐着热,又复阳,又关店。这一顿折腾放在谁身上能受得了?

    图片

    一些企业因为疫情停产很久了,几乎在倒闭边缘,他们也想招工。

    但是这事儿好像也不是他们自己就说的算的,一旦有阳性,企业也要承担防疫不力的责任。

    图片

    一面是禁止歧视,一面是防疫不力,两害相权,至少“歧视”不至于停工加罚款。

    所以,到了学校、教培等单位,歧视问题更严重了。辞退“小妖怪”的学校,更是将“阳性歧视”发挥到极致。

    因为即使学校同意录用,学生家长也表示不想让孩子的老师是曾经的感染者。

    图片

    家长也难,因为即使孩子的亲属被感染过,孩子在学校都会被区别对待。

    阳性歧视,就像多米诺骨牌,一个一个传递下去,企业苦,单位难,而压在最下面的那个骨牌永远都是底层的老百姓。

    图片

    歧视赤裸裸摆在眼前,你甚至不知道应该去怨谁?是企业无情,还是自己倒霉?

    反正它成了每一个感染者翻不过去的大山。

    有句俗语说,“文明就是穿两只鞋的能想到一只鞋的人怎么办。”

    我们对待弱者的态度,最能折射一个社会、一座城市文明的尺度。

    我们应当明白,共同的敌人是病毒,而不是同胞。

    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那个弱者。

   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

    图片

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、诱导购买等信息,谨防诈骗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一键举报。

    上一篇:非布司他对慢性肾病患者不友好?这篇研究来辟谣!
    下一篇:形容喜庆场面的成语